丝瓜app安卓在线直播

() 那几家刻意夸大新闻的媒体公司,在短短几个小时内,先后被仇天豪带人去砸了。

砸的他们老总一脸懵逼。

咋了这是?

只是稍微ps了一下,就导致公司开不下去了?

仇家大少爷亲自来砸,别说公司开不下去了,以后还能不能在燕京继续混下去,那都是难说的事情了啊!

&nbsps这种事情他们经常干,怎么这次就翻车了?

大人物。

妈呀,一不小心,就得罪了大人物。

原来那个空降羊城的神奇男子,居然是个大人物啊!

……

完成任务的仇天豪,兴致勃勃的回家而去,几乎都想好了怎么在仇天面前,大肆表扬自己砸媒体公司时的威风霸气了,却在家门口碰见了仇天的车子。

“哎,姐!”

宅女在家打游戏

仇天豪大叫一声,急忙下车,拦在了仇天的车子跟前。

车子一个急刹车,差点就把仇天豪撞飞出去了。

仇天那绝美的脑袋从车窗里头钻了出来,冷冷的瞪着仇天豪怒斥道:“仇天豪,你嫌命太长是吗?”

“姐,你去哪呢?”仇天豪一点都不在乎仇天的责骂,满脸好奇的凑到后者身边道。

“你说去哪?”仇天反问。

仇天豪一愣,随后好像发现了新世界:“哦,我知道了,姐你是要去参加季施华和秋梦蝶的订婚宴,哈哈,被我猜出来了,我是不是很聪明?”

仇天淡淡的望着仇天豪没说话。

仇天豪也是发现了不对劲,急忙收敛笑容,诚恳说道:“姐,带我一起去呗?”

“你在家待着吧。”仇天说道。

“为什么啊?”仇天豪不满道:“好歹我也是仇家大少爷,这种大场面,我哪能不去?”

“我怕你去了,帮不上忙不说,还要坑你大哥一把。”仇天瞟了仇天豪一眼,随后都没等后者再说话,便直接吩咐司机开车。

独留仇天豪一人,站在雪地中,莫名孤凉。

我虽然不聪明,可我好歹长得帅啊,我用颜值来助攻大哥不行吗?

……

大雪纷飞。

夜莺山庄,早已被厚厚的积雪覆盖,让这座如同城堡一般的山庄,平添了几分仙气。

今天,夜莺山庄可算是热闹。

几乎整个燕京豪门的年轻子弟,都早早到场,汇聚在此地,开始一波预热互动。

而季施华,则是更早就来到了这里,只不过并未露面。

此时他正在房间中。

在他身旁,还是那个熟悉的黑衣人。

季施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好好整理了一番领带,随后笑道:“秦风那边有没有动静?”

“没什么异常。”黑衣人说道:“来燕京后,他就住进了一家普通的酒店,期间出过一次门,吃了个便饭,然后去买了点东西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季施华问。

“这个不太清楚。”黑衣人想了想道:“那东西藏在箱子中,不过看样子,应该有一些体积。”

“他想搞什么花样?”季施华浓眉轻皱,对于这种神秘的感觉,很不适应。

黑衣人没说话。

季施华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结,目光一转,他又问:“秋梦蝶怎么样了?”

“很安静。”黑衣人说道:“她比大少您更早来到夜莺山庄,来了之后,就在隔壁房间休息了,一直没有出过门。”

“窗口之类能逃脱的地方,可有人把守?”季施华问。

“一直都有人。”黑衣人道:“秋小姐不可能临时反悔,即使反悔了,也跑不了。”

季施华这才满意点头:“她是个聪明的女人,还不至于做出这样的蠢事。”

黑衣人偷偷看了季施华一眼,口是心非的男人。

嘴上好像很自信,实际上,不还是担心秋梦蝶跑了?wavv

……

这一场订婚盛宴,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,几乎所有受邀的家族,都派出年轻子弟到来。

到傍晚时分,该来的人都来了,并且纷纷落座,就等着季施华和秋梦蝶出面了。

季施华给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,随后走到隔壁房门口。

叩叩叩!

他敲了敲门。

不多时,门开了,一个足以惊艳世界的绝美女人,展露在了季施华的眼前。

季施华一阵炫目,随后朝秋梦蝶伸出大手:“宾客都已经到场,接下来,该我们出面了。”

“你对我伸手是什么意思?”秋梦蝶扫了季施华一眼,淡淡说道。

季施华笑道:

“你是我的未婚妻,今天是我们的订婚宴,你我出席订婚宴,不该表现的恩爱一些么?”

“何必自欺欺人?”秋梦蝶冷笑道:“世界的人都知道,你我之间并没有感情,即使有,那也是憎恨,愤怒,大家都心知肚明,又何苦当个戏子,去演那些让人恶心的戏码?”

季施华闻言也不怒,笑着说道:“你终归是要成为我的女人,这一点,你改变不了。”

“是改变不了。”秋梦蝶笑道:“但我现在还不能接受,接受不了和你有任何的肢体接触,哪怕是一根汗毛,你作为男人,应该不会连这点包容女人的风度都没有吧?”

“风度我当然有,但也有底线。”季施华眯了眯眼:“你若是一辈子都不让我碰,难道我也要包容你一辈子么?”

季施华再次向秋梦蝶伸手。

秋梦蝶皱起了眉头。

四目相对,剑拔弩张。

但是很明显,季施华占据了上风,因为秋梦蝶已经无言以对,她也知道,既然选择了妥协,有些东西,便再也由不得她了。

只是,她真的接受不了啊。

她接受不了,除了秦风之外的男人碰她,哪怕眼下季施华要求的,只是做一些表面工作而已……

这时。

外面忽然传来一阵震耳的轰鸣声,那应该是一辆大皮卡从山下冲来的声音。

很快,外头的人声开始鼎沸。

“什么情况?这是谁啊?”

“哪来的乡巴佬?”

“秦风,他是秦风!”

“什么?他就是秦风?”

“他怎么来了?今天是季施华和秋梦蝶的订婚宴,据说他和秋梦蝶有一腿,怎么着?这是要来抢婚?”

“……”

顿时间,屋里头的季施华和秋梦蝶,纷纷变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