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葵视频黄最新版下载安卓

“这恐怕是史上最快的学习加考核速度了!”

“绝对是最快,没有之一!”

“而且是十分哪!十分,天哪!”

围观的学生们议论纷纷,有些学生已经迫不及待地飞奔而出,不一会,就把这个消息传遍了整个学院,许多学生闻讯赶来,想看看事情是否想传闻的一样。

李运轻松地走出这个房间,又迈进下一个房间,“帝国刑制”科。

一眼看到又是十个石刻,微微一笑,走到石刻旁开始起来。

只不过,这次在周围观看的学生数量剧增,这一科的导师也提前获知了信息,暗暗期待着。

李运看完这十个石刻,同样提出要参加考核,导师把早已准备好的考卷交给了他。

大约半个时辰后,李运手中拿着一面新玉牌,笑眯眯地又走进下一个学科的房间。

后面跟着的队伍急速扩大,连杜青书也来了。

到了傍晚时分,李运把第一层十二个学科扫荡了一遍,拎着十二面亮晶晶的玉牌,准备吃晚饭。

“李公子,你这些玉牌已经足够换到一面玄级中品的玉牌,待老夫帮你更换吧。”

校园清纯麻花辫少女文艺淑雅气质写真图片

杜青书马上掏出一面新玉牌,在上面输入分数,然后把李运手中的十二面玉牌换了过去。

李运把新玉牌挂在脖子上,问道:“杜先生,请问学院吃饭的地方在哪里?”

“就到老夫家里吧!来,我们走。”

杜青书二话不说,拉着李运的手就走,留下了一帮瞠目结舌,甚至有点失魂落魄的学生在现场。

“李运,李运,我爱你!”有些女粉丝们开始尖叫。

陈思春、蔡玉、林琴…看着李运消失的背影,怅然若失。

……

杜青书让家人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,还拿出珍藏的美酒,与李运共进晚餐。

喝下一杯酒,杜青书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李公子,你明天还要继续参加考核吗?”

“当然要参加啊,我时间有限,要拿高分,自然要从现在开始努力学习。”李运笑道。

“这…说得是,说得是,不过,除了我这文学社的科目似乎特别适合你之外,其他社团的学科不知你可有把握?”

“现在我也说不上来,反正能拿的分数就先拿吧,至于其他的,到时只有学了才知道。”李运也有点不确切地说道。

“不错!先不说其它的,光是我这文学社的学分,就有一千分左右,你如果能够拿到其中的百分之六十五,就已经能达到地级中品,成为我听潮学院历年来最高分的学生,这是何等的荣耀!”杜青书赞叹道。

“嘻嘻,我试试看。”

“不用试,我已经看出来了,我这文学社的分数简直就是为你定制的。真是令人难以相信,天下间竟然有你这样的奇才!”

“杜先生就不要再这样赞美我,我会受不了的。这样吧,等我真的都拿下来了,我请你吃饭!”

“好!一言为定!”

“一言为定!”

……

不出杜青书所料,五天以后,李运拿到最后一面亮晶晶的玉牌,笑眯眯地走出最后一个房间。

门外已被师生们挤得水泄不通,所有人见证了一个听潮学院从未有过的奇迹,五天一千分!

“李公子,签名!”

“签名!签名!”

“李公子…”

人潮汹涌,呼声震天,不仅有学生,就连那些导师也加入了追星的行列。

杨维忠和杜青书早有准备,派出院卫将这些人挡在远处,拉起李运,马上从另一个方向快速离开现场。

很快就来到杨维忠的院子里,三人相视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李公子,恐怕你以后在这听潮学院是寸步难行了。”杜青书笑得前俯后仰。

“没想到会这样,不过,这个问题杨院长会帮我解决的吧?”李运嘻笑道。

杨维忠长叹道:“一想起这个,我就头痛,其实,前两天我就感觉到会出状况了。”

“不管如何,先填饱肚子再说。”李运嚷嚷。

“哈哈,早就准备好了,这可是你昨天订做的,上菜!”杨维忠高声喊道。

很快,几个女仆如流水般将丰盛的菜肴端了上来,摆了满满一桌。

“两位先生请用餐,我请客!”李运欢叫一声,吃将起来。

杨维忠和杜青书也是拿起箸子,陪李运吃着。

“五天一千分!再这样下去,恐怕过些时日,李公子就能进入天级下品了,说起来真是令人难以置信!”杨维忠赞道。

“唉,和他比起来,我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。”杜青书哀叹。

“李公子,你真想一鼓作气,把其他社团也一一扫荡吗?”杜青书问道。

“扫荡?杜先生谬赞了!我想还是先挑容易拿下的科目,最后再攻克最难的。不如请两位先生帮我规划一下如何?”李运笑答。

“不错,这个问题交给我们最合适不过了,李公子尽管吃,我们来商讨一下。”

杨维忠听到李运如此说,眼睛一亮,马上和杜青书凑到一起,商议起来。

李运忙了五天,大获成功,美美地享受了一顿大餐,心满意足地放下箸子。这边两位导师商议的结果也出来了。

杨维忠分析道:“李公子,你的优势在于你强大的记忆力和领悟力,所以,我们觉得象玄药、玄兽、玄矿等辨认类的科目对你来说应该没问题,可以先进行,不过,需要实际操作的科目,就不可能那么快的。比如炼丹、炼器、种植,特别是玄功修炼,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的,可以放在后面进行。”

“不错,李公子,任何事情不可能都是一蹴而就,否则这人活在这世上也太没趣了,还是要有一些挑战的好!”杜青书笑道。

“杜先生哪里话,我可不敢小看了这些科目的挑战性,也不敢妄自尊大,视天下为无物。否则我也不会到听潮学院来学习了。”李运肃然道。

“好!李公子不愧是天纵奇才,心性如此之从容谦逊,委实不枉我们如此看好。”杨维忠发自内心地赞道。

“院长过誉了,就依两位导师之言,我就按这条线路来努力,争取可以早日毕业。”李运说道。

杜青书大笑道:“李公子此时要毕业的话已经没问题了,你的分数已达地级上品,这是听潮学院前无古人的成绩,难道还不能毕业吗?”

“那…我就争取拿到更高的分数吧,总之,我要把听潮学院所有有用的东西都学到手。”李运说道。

杨维忠一听,苦笑道:“原来你是抄家来的啊!”

“哈哈,这样子你的老底保不住喽!”杜青书一脸幸灾乐祸。

果然,李运按照杨维忠和杜青书设计的进军线路,很快就斩获不菲,十天之后,分数又涨到了三千多分,级别如愿地升到了天级下品,只差一千多分就能达到中品。

半个多月来的神奇表现,让他在听潮学院已经成为传奇。

他的签名价值飚涨,成为听潮学院稀罕之物,许多人都在高价寻买,而拥有者没有几个人愿意拿出来卖,就算是有卖的,价格也是天价。

……

成为天级学生,李运搬进了新的住所。

一座红砖碧瓦的别致院落,这里花繁叶茂,树木参天,有多间房舍,建筑之间有亭台廊榭勾连,亭台外水波连天,秋日荡漾,波心小岛如水中明珠,有飞鸟起落。

这里,就是李运新的住处,级别与杨维忠院长是一样的。甚至两人其实就是共用了这处水面。

外面名声传得沸沸扬扬,李运反而静下心来,准备逐个科目的打磨自己。因为现在已经进入实操性的科目,通关速度自然就降了下来,急是急不了的。

这几天李运准备好好调整一下,此时正值下午,他坐在湖边,看着这秋末的风景,西风吹来,突然泛起丝丝秋愁,于是,拿出雪白的绢帛,在上面挥毫写下了一首诗。

苏慕遮怀旧

碧云天,黄叶地。

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。

山映斜阳天接水。

芳草无情,更在斜阳外。

黯乡魂,追旅思。

夜夜除非,好梦留人睡。

明月楼高休独倚。

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。

“好诗啊,好诗!”

李运一惊,回头一看,却是杨维忠,手里还拎着一壶酒。

“院长什么时候在此?”

“自然是你写诗之时,看你神贯注于诗歌之中,没有看到老夫进来也很正常。”

“嘻嘻,随意挥毫,见笑了,不知这是什么酒?”

“老夫想你刚搬到此处,所以过来看看,顺便喝下小酒,没想到却见到你在此完成一首诗作。这首诗借景抒情,情真意切,简直写出了老夫心里最真切的感受。令老夫怀疑你小小年纪,是不是有喝过这么多酒,要不,你又咋能体会到这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的滋味呢?”

李运一愣,发现杨维忠说得很有道理,灵机一动,说道:“院长,虽然我没有怎么喝过,可是我看过我父亲喝过呀!”

“原来如此,想不到我在这里生活多年,看着这绝妙的秋景,却从来没有想到能因此而生成一首如此好诗来!”

杨维忠连连慨叹,对此诗爱不释手。

“院长,既然您喜爱这首诗,那就送给您吧。”李运笑道。

“真的?!”
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“你…知不知道以你现在的诗名,你这首亲笔诗如果现身听潮城中,可是天价?”

“有这么离谱吗?”

“不离谱,一点都不离谱!简直就是物超所值!”杨维忠激动得有点发抖。

“嘻嘻,院长这么说,那就更要送与您了!”

“为…为什么?”

“所谓好鞍配好马,好马赠英雄,一首诗落在懂得欣赏它的人手中,是它的幸运,要是落在那些自以为有钱就能买到一切的凡俗之人手中,却只是一幅能让他赚到钱的绢帛而已,想来真是它的悲哀!”

“李公子,你说得太好了!不错,这首诗在我的手中,它就是无价之宝,再多钱我也不会卖的。”杨维忠感慨道。

……